你的位置:主页 > 聚投诉 >

【读千赋】伊沙:《访谈及讲话录》(10)

  • /
  • 发表时间:2020-07-08 04:23
  • 来源:原创

  吴投文:

  除了诗歌写作、翻译和评论,你在长篇小说、中短篇小说、散文随笔创作上也有不俗的表现。1996年10月,你发表了短篇小說“处女作”《现场》,同年11月发表了中篇小說“处女作”《江湖码头》,后来出版了中短篇小说集《俗人理解不了的幸福》《谁痛谁知道》。1998年以后,你先后出版了长篇小说《江山美人》《狂欢》《中国往事》《黄金在天上》《迷乱》《士为知己者死》等。此外,出版了散文随笔集《一个都不放过》《被迫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无知者无耻》《晨钟暮鼓》等。在当代诗人中,你堪称“全能选手”了。我想,这也耗费了你的大量精力吧。我感兴趣的是,你的写作以诗歌为主,又在多种文体中转换,这种转换是否存在相互冲突的情况呢?多文体写作对你的诗歌产生了什么影响没有?请谈谈。

  伊沙:

  当然会有冲突,小说与诗歌写作就有明显的冲突,一个要的是耐力,一个要的是爆发力,一壶茶与一杯酒的不同,在同一个工作日内转换是很痛苦的困难的,所以,多面手才不多。多年以来,我形成了一套丰富的转换文体的经验,才有了今日多点开花的成就。多文体写作对我的主项诗歌当然会有影响,但到目前为止,正面影响居多,如果负面影响太多,我就会减少甚至停掉。我预感,随着年龄增大心力衰减,我的副项会逐步减少到无,以确保主项继续攀登。

  吴投文:

  我注意到,2002年8月,你应邀出席了第16届瑞典奈舍国际诗歌节,在瑞典南部旅行、朗诵。此后,你多次参加了国际性的诗歌节,与其他国家的诗人有了直接的交流。从你了解的情况来看,中国当代诗歌在世界上大概居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请谈谈。

  伊沙:

  实际上是处于领先集团,尤其是现在;但被认知度很低,在外人印象中大概属于中等水平。我奉劝大家不要太纠结于此,那是我们管不了的事。

  吴投文:

  1991年12月,你的作品首次被译为英语发表。此后,你不断有诗歌被译介到域外。请谈谈你的诗歌的对外译介情况。

  伊沙:

  出版过一本或一本以上单行本的语种有英语、德语、希伯来语、韩语、荷兰语;翻译过部分诗作的语种有法语、俄语、西班牙语、瑞典语、日语、马其顿语、罗马尼亚语、希腊语、世界语等。

  吴投文:

  2011年4月5日,你主持的《新世纪诗典》在网易微博开张,每天推荐、点评一首诗歌。时至今日,已经进入《新世纪诗典》的第五季,每日不间断地在网易微博推荐了七百多位诗人的近两千多首佳作,不仅在诗坛,而且在普通的网民中都产生了极大的反响。可以说,《新世纪诗典》刷新了当代诗歌的传播途径,构成了互联网语境下的一个重要文化现象。不过,也有一些议论,说你推荐的口语诗太多,一些高频次获得推荐的诗人名不副实,你怎么看待这种议论?你推荐的主要依据是什么?请谈谈。


  • ca887航班状态-365b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