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聚投诉 >

【读千赋】伊沙:《访谈及讲话录》(12)

  • /
  • 发表时间:2020-07-08 04:23
  • 来源:原创

  吴投文:

  最后一个问题,2010年8月,你应邀赴湖南衡阳出席了诗人吕叶操办的“2010衡山诗会”,在会上作主题发言,提出了“初唐说”,认为中国新诗达到了初唐的高度。2017年是中国新诗的百年诞辰,诗歌界和学术界举行了很多纪念活动,如何评价新诗也成了一个热点问题。你的“初唐说”有变化没有?请谈谈。

  伊沙:

  那时候,还没有《新世纪诗典》让我知道地有多厚;那时候,还没有翻译奇迹让我知道天有多高;现在我可以更加负责任地说:我的“初唐说”完全成立,是为信说!有一个在中国混了几年的海龟私下里告诉我:他怕回到国外去,死水一滩啊,中国太有活力了!中国诗人太有生趣了!——是的,这份生趣,这份活力,就是未来的保障!现在,反而更需要的是:沉住气,别着急,稳着走!请大家记住:盛唐是由初唐、中唐一步步建成的! 2017年2月

  附:访韩发言稿:中国诗坛流派及未来趋势

  伊沙

  中韩两国同仁们、朋友们,上午好!

  我发言的题目叫做《中国诗坛流派及未来趋势》——时间有限,想靠一个简短的发言讲出中国现代诗的“流派史”,是很困难的,但我愿意试一试,因为在场的诸多中国诗人都是各门各派的代表人物,像“活化石”陈列于此……这种场面殊为难得,在中国国内也并不经常发生。

  首先,请允许我有个懒:引用今天在此举行首发式的《中国现代诗系》(中韩双语对照版)总序中的两段文字,来回顾一下中国现代诗的发展史:

  众所周知,中国是传统的“诗国”,是一个古诗的大国与强国,但经过唐宋的顶峰之后,到达晚清终于衰落,“诗国不堪回首月明中”。辛亥革命,建立民国,五四新文化运动兴起,白话文取代文言文成为新的书写语言和文学语言,是与古诗断裂之后的重新开始,史称“新诗”——自此以后,历经将近100年的时间,历经长期艰难的现代化进程,“中国现代诗”方才修成正果。正如最初阶段的白话文,并不能够等同于成熟的现代汉语一样,当初用白话文写就的“新诗”也并不能够等同于成熟的现代诗,再加之语言并非孤立存在,它的发展必然伴随着文化的发展文明的进程——只有当现代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时,现代诗的成熟才成为可能。

  这是一个艰难困苦的历程,在将近100年的时间里,这个国家饱尝分裂、战乱、内忧、外患、自虐、挣扎之苦,文化的发展、文明的进程甚是缓慢、停滞甚至倒退的,所谓“新诗”的发展自然也无法逃脱同样的命运,近乎有一半的时间都处于这种状态,真正的发展期被大大压缩了,局限在:1953年以后的台湾,以台湾早期三大诗社(《现代诗》《蓝星》《创世纪》)为起点;1968年以后的大陆,以北京地下诗人群为起点——相对而言的高潮期则出现在台湾的1950-70年代,大陆的1980年代至今——尤以大陆近40年的“新诗”进程最能代表全中国现代诗发展的最高成果。而在此40年中,又以新世纪以来15年的创作更能够体现它的成熟,堪称百年新诗的“收获季”,收获的是终于抵达的“现代诗”。


  • ca887航班状态-365b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