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聚投诉 >

【读千赋】伊沙:《访谈及讲话录》(17)

  • /
  • 发表时间:2020-07-08 04:23
  • 来源:原创

  

  (第三场园博园巅峰对决后合影)

  于坚在某种程度上还没有沈浩波那么旧。于坚犯的错,是复古,邢昊把自己的缺点放大一百倍就是于坚。于坚的道是源自于复古主义的,钱穆那一套。浩波的问题在于如何设计自己的诗人形象。我也很无奈,我说了他两个小时,好像没有什么作用。浩波要思考这个问题:假如说,按照同样的篇幅,他跟韩东一起写一部诗集,谁写得更纯粹(尚且不论谁写得更好)。

  

  (最后一场结束后伊沙真诚谈诗)

  二月蓝的问题:不管有多大的诱惑,歌功颂德的诗都写不得,会消减你的写作才华。我把你界定为感觉型的诗人,没有想到你会写这样的诗。你的诗有时候很传统,有时候呢也不能说先锋,先锋跟二月蓝没有什么关系,有的也很现代,感觉型的诗人找一个例子就是顾城嘛,感觉型的诗人困惑在于写到一段时间以后,十年十五年后,你会和顾城一样,很多感觉会迟钝,这些问题怎么办呢,总会有一天大家都会回到常规的比拼,包括游若昕,回到一个诗人的综合常规——文化、天赋等等的综合比拼。所以你现在得抓紧写,在感觉迟钝之前写出大量佳作。我觉得不要先想你要怎么样,一直写就行了,到某一天写不下去了,再开始改嘛。

  

  (静物 获奖作品 轩辕轼轲摄于重庆两江影视城)

  君儿的问题:君儿的感觉挺好,但是起笔很传统,我对传统思维传统口气感到厌烦。

  

  (铁心摄于重庆)

  徐江的问题:刚刚说到浩波就想到了徐江。浩波跟徐江对某一种语言的放任度比我、侯马和唐欣要放任得多,这两位爷就敢拿着大词放开抡,徐江对无效的雄辩的贪恋,黄昏美好的潮湿,那种放任,浩波的雄辩振振有词,先把读者讲道理讲服了。还有新诗结构,写诗他非得站在椅子上,非要代人指方向,在高处纵横天下。谁允许你代我说话了?搞美术的罗中立画了一个老头,在那个时代那个父亲感动了很多中国人,他画了一个中国人的爹。你画你自己的爹就得了,你画巴山深处的老农画成中国人的爹。诗也是一样的,你不能给别人指点方向,指点未来。发你自己的声音就够了。看起来我很喜欢金斯堡,但我最警惕金斯堡,还有马雅可夫斯基。我甚至厌恶马。看起来是口语,实际上是高音喇叭的口语。为什么我喜欢布考斯基呢,因为他是用个人写出的人类。


  • ca887航班状态-365b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