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聚投诉 >

【读千赋】伊沙:《访谈及讲话录》(18)

  • /
  • 发表时间:2020-07-08 04:23
  • 来源:原创

  

  (手机博览会)

  北岛的问题:教大家一个鉴别新诗的方法,只要你读起来像散文诗的那就值得怀疑。动辄黄昏夕阳怎么着了,如果你的诗可以用散文取代的话,那么你的诗一定是落后的。典型性现代诗,庞德的意象派肯定是,波德莱尔肯定的,他们已经介入黑色的东西了。那么究竟什么是现代诗,我们一直在原谅自己。把济慈、华兹华斯那个时代的浪漫主义抒情诗当作意象诗,比如北岛的《一束》,密集的意象,典型的浪漫主义雪莱拜伦的东西。什么是典型的意象主义,你把庞德的《地下车站》那两行体会好了就知道。意象诗一定是情感高度克制,对浪漫主义零容忍的。意象像刻刀、冰雕一样的。按照北岛的立场,他肯定是反后现代主义的。

  

  (廖兵坤摄于重庆)

  口语诗:口语诗是后现代文化背景下的本土产生的鲜活的中文诗。中国诗的发展肯定不是西方诗歌的翻版,肯定是有自己的特点的。西方有类似于或是偏向于口语的,但他们不称作口语诗。因为西方人的口语化是每一代人都在做的事情。街头俚语入诗是意象派庞德提出来的,我的英语水平是可以翻译莎士比亚的,古英语对我来说是一点障碍都没有。但是古汉语和中国现代汉语差别有多大,你找一精通现代汉语的老外来,他若没有学过古代汉语,他肯定傻了,啃不动古代汉语。西方语言是在渐变,但是没有那么佶屈聱牙的语言。有一个西方汉学家对中国人的界定我觉得很到位:他们是嘴上说的和手上写的不一致的人。这无关道德,强调的是书面语和口语的差异。在没有普通话的时候,人们的交流靠什么呢,我想书写文字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字的书写方式是统一的。我们的文化就是依靠这样传承下来的,所以让我们的语言背负了文化传承的重任。

  

  (第三场冠军,打败王有尾蜀黍的小游大师)

  臧棣的问题:刚开始写诗的时候,我看不起自己,卡了壳,突然抬眼一看,看到了一把小提琴,走——。这样的写作方式我很瞧不起。臧棣“入门诗”《早市入门》,他提到了很多菜,本来很有意思,但他没有写,比如菜跟人的关系,跟菜市场的关系,都没有写,谁买这个菜,谁卖这个菜,在这里会发生故事呢。这些东西都被他过滤了,实际上他是看不见。他在旅游中对导游是不耻下问的。他要问清楚这个山头是不是主峰,海拔如何,他就依靠这些数据来写诗。他去菜市场他要的也只是菜名,甚至菜名也不重要,是萝卜或茄子不重要,菜跟哲学的关系,但是他只是发问,也不谈具体的关系,白菜与黄昏的夕阳的关系,但他也不具体谈,撞上下是啥,逗两下,再来个反问,让文字变得“复杂”,就能够把人唬住。生发一轮上去可以,但是反反复复地这样写,就没有意思了。实际上早市是很好的题材,每个人看到的早市都不一样,而他根本看不到。我也想知道他是虚构了一个早市真看到的。据我所知,他现在有老婆孩子,是一个家庭妇男,买菜做饭。他这样一个天天去早市的人,而在诗里的表现却根本就等于没去。实际上他们这样的人是很回避现实的,就是在几个词之间兜来兜去,卖弄所谓的才华。拿几个词在那玩,但他又玩不过阿什贝利,甚至玩不过轩辕,轩辕从小在戏曲大院长大,把语言玩透了。长安诗歌节青岛场的时候,看到臧教授和树才选诗选得十分焦虑,说明他也想牛逼一下。


  • ca887航班状态-365b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