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聚投诉 >

【读千赋】伊沙:《访谈及讲话录》(4)

  • /
  • 发表时间:2020-07-08 04:23
  • 来源:原创

  8、伊沙《饿死诗人》百度为您找到相关结果约1,780个

  以上是相关结果在1000个以上的前8首诗,“老三篇”分别在其中占据第1、7、8名;新世纪创作的三首长诗或组诗《梦》《唐》《无题》占据第2、3、5名,第4名《中国底层》是90年代末的短诗,第6名《鸽子》是新世纪的短诗,也都后来居上。“饿死诗人”都成当代成语了,《饿死诗人》当然是不折不扣的当代名作,仅排第8名,所以,今天的我,有八大名作,“老三篇”之说显然已经过时了,数据泄露了真相:我的写作没有止步不前,读者对我作品的消费也并未停留在90年代,是懒惰的相互抄袭的评论界out了——这就是我的看法。对不起,在一个大数据时代,如上这组数据是对“伊沙今不如昔”论者最痛快的打脸!啪啪!

  吴投文:

  在读者和研究者的印象里,你是最坚定的口语诗诗人,也是最有代表性的口语诗诗人之一。这个印象可能也固化了你作为一个诗人的形象,也带来了对你的写作不无狭隘的理解。你是什么时候开始从“意象诗”写作转向“口语诗”写作的?从你的创作历程来看,你的这种写作选择主要出于什么样的动力?你当时预见到了口语诗的写作前景没有?请谈谈。

  伊沙:

  如果人们愿意这么理解,那就这么理解好了,貌似有些比我聪明的前口语诗人,怕被人这么理解,否定自己是口语诗人,结果呢?连口语诗代表人物的身份都保不住了,那可真是弄巧成拙,这时代这行业就是这么简单粗暴,你要对它玩小心眼,它立马将你剥夺得一干二净连个屌丝都不留!如果一个诗人,同时在写口语诗和非口语诗,如果他(她)的年龄在30岁以下,我会认为创作还未定型,如果是在30岁以上,我会认为他(她)不成熟或不真诚,所以,我宁愿被认为是狭隘的。事实上,我会写抒情诗、意象诗,我把这个能力用在了翻译上,是不是用得还挺好?我甚至还会玩新古典,《唐》就是证明,属于我的另类作品。但我本质上就是一个纯口语诗人,是口语鹰派,是中国口语诗中最大的一只鹰,口语诗的荣辱我首当其冲地承担,就是这样。我是1988年转成口语诗的,什么动力?意象诗我写不下去了,越写越觉得自己是骗子,拿首诗来说:

  《模仿朦胧诗时期》

  写了一首

  不知好歹

  给同舍舍同学念

  他们说好

  操!蒙住了

  他们说好

  那就是好

  到朗诵会上去念

  又激起一片掌声

  操!蒙大发了

  投寄出去

  竟然发表了

  那就是好诗


  • ca887航班状态-365b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