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聚投诉 >

【读千赋】伊沙:《访谈及讲话录》(6)

  • /
  • 发表时间:2020-07-08 04:23
  • 来源:原创

  伊沙:

  不过还有一句话我没有说:因为我这个人比较混沌,又习惯于用自己的个人的语言说话,结果是对于我来说“说得太露的诗”,对于读者则未必,甚至依然看不懂——事实上,我这个口语诗人的诗经常叫人看不懂,我已经说透了说漏了,他们还是看不懂,因为我所发现的“事实的诗意”往往在他们的经验之外。与此相反的情况是,有些貌似技巧很复杂、语言很晦涩的诗人,你们评论家还有部分读者却毫无障碍一读就懂,因为它所提供的诗意在你们的经验之内,甚至是十分公共的经验。所以,这个问题比我们想的要复杂。我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自然会做调整,但绝不会为迁就读者而做调整。

  吴投文:

  我注意到,对口语诗的攻击大都集中在口语诗无难度上面,你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你在一篇文章中说,“所有对于“写作无难度”的指责,百分之百都是冲着口语诗去的——这样的指责何其外行,我们就难度论难度:口语诗其实是最难的,抒情诗、意象诗说到底都有通用技巧甚至于公式,唯独口语诗没有,需要诗人靠感觉把握其成色与分寸,比方说,押韵是个死东西,而语感则是活的。”(伊沙:《口语诗论语》)我非常认同你的说法,觉得货真价实的口语诗实际上非常难写。口语诗究竟难在何处?请你具体谈谈。

  伊沙:

  我上面已经说得很具体了,古诗的历史在两千年以上,新诗刚满一百年,口语诗才三十多年。闻一多说,诗是戴着镣铐跳舞——像个自虐狂说的,事实是,打开镣铐,我们就不会跳舞了,我们习惯了闻镣铐声起舞。中国人把写诗叫作诗,实际上是填诗,是按照规定好的格式、押韵、平仄填出来的。即使到了新诗,读者最接受的是那部分?是准格律而非自由体,是意境上更接近于古诗的那一部分。这时候,口语诗又出现了,打破了既往所有的一切镣铐,又是后现代文化背景下的产物,中国人接受起来太困难了,等于放开小脚就让你去跑酷,去掉镣铐就让你跳即兴的街舞,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弄,不骂娘才怪呢!土鳖骂娘,一路陪伴口语诗!父亲骂完,儿子骂,现在轮到孙子了!

  吴投文:

  2015年3月,你编选的《中国口语诗选》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在我的印象里,这是第一本正式出版的中国口语诗选,由你来编选,应该是再合适不过了。我自己也有四首诗入选了,对我鼓励不小。你在确定入选诗人和作品的时候,主要的依据是什么?请谈谈。

  伊沙:

  是的,这本书非常重要,不仅仅是第一本口语诗选,也是第一本类型诗选(类型与流派是两回事)——第一本类型诗选,竟是由这三十年最具争议性最不登大雅之堂的口语诗来承担,有些人看了心中恐怕不是滋味吧?那么,他们有没有勇气编一本《中国抒情诗选》《中国意象诗选》来比一比呢?我等着!此书出版后,诗歌界普遍采取的方法是“默杀”——不夸不骂不争论,用沉默杀死你!但实际上造成了反对者心中严重的内伤,对很多严肃的诗人也是不小的震动——我说的是有点口语化以为是口语诗人的那一部分,他们发现哦原来我不是呀,原来口语诗已经建立起一整套体系化的游戏规则了呀——当然,这是他们落选之后又读到本书的编选者序——我的《口语诗论语》后意识到的,这本书虽然叫《中国口语诗选》,但它真正的结构是:中国口语诗人100家——首先我要确定100家真正的自觉的口语诗人而不是仅仅语言上口语化的或是偶尔玩几首口语诗的那些诗人,然后向他们约稿,我再对来稿做出精选而成书。你有4首入选(满额5首)),说明你是优秀的口语诗人!


  • ca887航班状态-365b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