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聚投诉 >

【读千赋】伊沙:《访谈及讲话录》(9)

  • /
  • 发表时间:2020-07-08 04:23
  • 来源:原创

  伊沙:

  回顾一下:80年代末到90年代,我与严力在美国创办的《一行》诗刊渊源颇深,期期都有我作品不说,我还担任了它的中国代理人之一,我的地址就印在杂志上,美籍华裔学者刘耀中先生通过那个地址开始给我写信,在信中将我称作“中国的金斯堡”(我的这个称号就是由此而来),他觉得除了金斯堡还有一个诗人跟我写得很像,便寄来了布考斯基的一本诗集,我妻子老G并不知道信中内容,拿到这本诗集看了一段时间然后对我说:“他写和你一样的诗”,我一看,差不多,当即决定与老G合作开始翻译他。于是在1994年下半年,我们译出了布考斯基诗作24首,并且全都发表了。所以,你说得对,我和布考斯基之间有某种特殊的精神同构性——不仅是精神,还包括诗型。我早就公开说过(这在鬼鬼祟祟的中国诗人中十分罕见):我1995年以后的诗明显受到了布考斯基的影响,最明显的是,现场原声的对话多了,现场细节增多了,现场感增强了。不光在当年,他对我的影响绵延至今。

  吴投文:

  除了翻译布考斯基,你和老G还合作翻译了不少其他外国著名诗人的作品。2013年,《当你老了:世界名诗100首新译》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生如夏花,死如秋叶:泰戈尔名诗精选》由江苏文艺出版社出版,《特朗斯特罗姆诗选:最好的托马斯》由不是出版基金会出版,《我知道怎样去爱:阿赫玛托娃诗选》由外文出版社出版。2014年,《来自时间的大海:英美名诗100首新译》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莎士比亚十四行诗(全新译本)》由青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可以说,在比较短的时间里,这个翻译成绩是很有分量的了。莎士比亚、泰戈尔和布考斯基的差别太大了,而且他们在中国已经有了很多的译本,为什么选择翻译这两位经典诗人?请谈谈。

  伊沙:

  前几年,我们确实创造了一个诗歌翻译的奇迹(看过原文者最知道这奇迹有多大)。这么说吧,对于诗歌翻译界,翻译莎士比亚就相当于去拿金鸡奖,翻译泰戈尔就相当于去拿百花奖,感谢出版机构给了我们夫妻俩去争这双奖的可能,老实说,如果旧译中有公认的信本,我们就无此机会了。

  吴投文:

  近几年,出现了引人注目的“诗人译诗”的现象,不少诗人出版了译诗集。但因为涉及到了多语种的翻译和转译,也引起了一些争议。你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伊沙:

  一句话:英雄不问出处,谁是真的英雄,译本说了算——与诗歌创作,完全同理。还有,我不怕转译的损失,我中文优势太大,补回来了。内行人告诉我:我们通过英语转译的阿赫玛托娃比某人直译的准,我们通过英语转译的特朗斯特罗姆比某人直译的准。搞清楚这些并不难。


  • ca887航班状态-365bet